头条新闻 

该示范项目的建成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查看全文]

自助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助服务 >

特别是在北京出海口的问题上

* 来源 :http://www.btsgymmt.cn * 作者 : 黑龙江省黑河市疚迸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 - www.btsgymmt.cn * 发表时间 : 2020-07-18 20:50 * 浏览 :

《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获悉,唐山市委书记姜德果4月11日提出,要围绕“再造一个新唐山”的目标,推进以曹妃甸为龙头的沿海经济实现大发展,将唐山市建成“京津冀城市群东北部副中心城市”。

中国社科院一位专家认为,北京是一张“大饼”,天津也是一张“大饼”,如果把北京的功能都疏解到保定,保定也将成为一张“大饼”,这种做法只能让“大饼”更大而已。

陈耀表示,河北的保定、廊坊、唐山应该是京津冀地区仅次于京津、发展条件较好的地区,而对比环绕京津的河北地区来讲,唐山的曹妃甸应该是未来增长潜力最大、后劲最强的地区。

对于计划压缩4000万吨钢铁产能的唐山而言,要想成为京津冀“副中心”城市,必须找到一个新的依托,这个依托就落在曹妃甸身上。

唐山的优势在于,改革开放之初就是我国北方经济重镇,一度与北京、天津齐名,“京津唐”的概念风行多年;在功能上唐山与北京也是互补型的,双方关系一直很好,特别是在“北京出海口”的问题上,这将为唐山承接首都疏散功能和产业奠定基础。

对于保定“政治副中心”的论调,北京社科院一位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政治副中心”其实就是“迁都论”,在保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还不完善的背景下,是不可能的。

曹妃甸“再造新唐山”

2014年全国两会之前,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被定义为我国的“一号工程”;全国两会后不久,传出了保定被确定为北京“政治副中心”的消息。

对于如何发展曹妃甸的问题,唐山市也已经开出了“药方”,那就是“将曹妃甸打造成对接京津产业转移的第一平台”。

据记者了解,唐山市还打算修建从老城区至曹妃甸的高铁,这样可以形成北京-唐山-曹妃甸的无缝衔接。

然后到了对河北省而言堪称风云际会的2014年。

魏后凯分析,未来的京津冀一体化不可能依靠北京、天津的主城区拉动经济增长,那么要想协同发展,必须寻找增长极;未来京津冀地区首屈一指的增长极肯定是滨海新区,其次就是曹妃甸,因为这里有土地资源、有天然良港,第三是廊坊地区,因为首都第二机场放在这里。

同时,陈耀认为,曹妃甸离开唐山市老城区也是发展不好的,可以通过重塑老城区与曹妃甸的交通体系,转移、搬迁唐山市的一些产业等手段,才能实现在曹妃甸“再造一个新唐山”的目标。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魏后凯透露,他曾在国家发改委相关会议上提出,“京津冀城市群的空间结构首先应该是"双核",也就是北京和天津;在"双核"之下应该设置四个"副中心",包括唐山、石家庄、保定、廊坊;然后是四条"轴线",分别是北京-天津、北京-石家庄-邯郸、北京-唐山-曹妃甸-秦皇岛以及秦皇岛-曹妃甸-滨海新区-黄骅港这条沿海"轴线"。”

唐山是京津冀四个“副中心”之一,曹妃甸是唐山“双核”之一,曹妃甸在京津冀一体化中该如何定位?

在“十一五”期间,其定位是“现代化沿海大城市”;到了“十二五”期间,河北省提出将唐山建成“两大省域中心城市之一”“全省沿海经济隆起带的重要增长极”。

在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环京津各城市开始重新梳理自身定位。

刚刚发布的《河北省委省政府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又提出,“以建设京津冀城市群为载体,发挥保定和廊坊首都功能疏解及生态建设核心区的服务作用,强化石家庄、唐山的两翼辐射带动功能。”该《意见》似乎成了“副中心”论调的有力支撑。

魏后凯的建议是,唐山市应该在老城区和曹妃甸形成“双核”的结构,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成为京津冀的“副中心”城市。

唐山定位升级

此前,唐山的城市定位还没有跑出过河北省的范畴。

曹妃甸区副区长张贵宝透露,石化基地方面的重头项目——中石化千万吨级炼油项目环评报告已经进入审批程序;首钢二期所依托的河北省钢铁调整方案也已经由国家发改委上报给国务院;首钢未来的计划是将总部功能留在北京,除了总部经济之外的产业全部转移至曹妃甸。

曹妃甸区一位官员透露,唐山早有此意,唐山市区距离曹妃甸80公里,接近一个小时车程;未来唐山市老城区将把建设重心由路北区移向丰南区,并将城区东扩30公里,这样可以使老城区与曹妃甸的距离缩短至50公里,形成“双核”。

京津冀一体化支点

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工业布局与区域经济研究室主任陈耀表示,曹妃甸土地资源较为丰富,未来如果能够缩短与北京的通勤时间,完全有条件成为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载地。

据记者了解,京津冀城市群“双核多点”的空间布局已经逐渐成为统一意见;而对于北京的功能疏解,政策建议指向“多方向”——即不集中在保定和廊坊,“多层次”——即一部分向北京郊区疏解,一部分向河北疏解,一部分向河北以外疏解。

多位区域经济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曹妃甸是河北省未来增长潜力最大、后劲最强的地区,依托曹妃甸,将唐山打造成以老城区和曹妃甸为“双核”的京津冀“副中心”城市,是完全有条件的。

在河北各地似乎都要争做首都“副中心”的背景下,据记者了解,国家发改委也在组织专家讨论京津冀城市群空间结构的总体思路。

具体计划包括,将曹妃甸打造成为世界级重化工业基地,积极主动承接北京重化工业转移,全力推进曹妃甸石化基地建设;抓好首钢二期、渤海钢铁基地等重大产业支撑项目;争取与北京签署口岸合作框架协议,推进唐山港(601000,股吧)与北京陆港的合作,使唐山港成为北京第一出海口。

上一篇:(记者/孙颖) 下一篇:没有了